法律服務熱線:18606616560
< >

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22 貸款詐騙罪與民事欺詐的區別關鍵

更新時間:2019年12月02日09:57:56 點擊次數:48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慈溪刑事律師陳亮今次,介紹以案釋法之22 ,貸款詐騙罪與民事欺詐的區別關鍵本案經過一審判無期,再審判無罪,抗訴,最后到高等法院裁定駁回抗訴。本文僅供大家參考。

 

一.案情簡介

 

張姓被告,以假的產權證明作抵押,以流動資金不足為由,在農業銀行貸款200萬元。其中100萬元用于做期貨生意,另100萬元用于購買一家公司。經貸款單位多次催要,此款未還。當地檢察機關以張姓被告的行為已構成貸款詐騙罪,請法院依法懲處。

當地中院認為,張姓被告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重復抵押手段,騙取銀行貸款,數額特別巨大。用于投資高風險的期貨生意,造成國家財產流失,其行為已構成貸款詐騙罪。判處張姓被告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張姓被告上訴,當地高院經審理,以該案事實不清為由,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當地中院重審后認為,張姓被告,把已經抵押出去的房產,用編造謊言,通過欺騙手段,再次補辦房產證,再把補辦房產證作抵押憑證,與銀行簽訂貸款合同,取得了200萬元的貸款,應認定為以欺詐的方式騙取了貸款。

張姓被告又未按照合同約定的方式使用貸款,而是用于期貨交易及購買公司等經濟活動,應視為違約使用貸款。

張姓被告在貸款長期未能歸還銀行的情況下,與他人簽訂轉讓自己所有公司的協議,并由公司的買受方承擔張姓被告在銀行的200萬元本金的貸款債務。

鑒于上述事實,認為檢察機關的指控,并不能證明張姓被告具有永久占有銀行貸款的非法目的,亦無充分證據證實張姓被告轉讓公司及轉貸計劃在主觀上是為了逃避償還貸款。因此不能推導出張姓被告必然有罪的結論。辯護人無罪辯解理由成立,予以采納。重判張姓被告無罪。

重判后,檢察機關抗訴。

高級法院認為,張姓被告以欺詐手段獲取銀行貸款,亦未按合同約定使用貸款,但張姓被告將貸款用于購買固定資產和期貨投資,并能積極尋找償還貸款途徑,由此認定其主觀具有非法占有銀行貸款的目的證據不足,因此,對張姓被告的行為不能以貸款詐騙罪論處。抗訴理由不能成立。裁定駁回抗訴,維持重審判決。

 

二. 本案的核心問題

 

如何區分貸款民事欺詐與貸款詐騙犯罪的界限?

 

三. 問題解釋

 

經濟生活中,有的行為人為申請和獲取銀衙貸款,或多或少的使用欺詐手段,因此在審理因出現資金風險或者造成經濟損失而形成的金融借貸糾紛案件時,尤其應注意區別貸款民事欺詐行為與貸款詐騙犯罪,準確把握貸款詐騙罪與非罪的界限。

貸款民事欺詐行為與貸款詐騙犯罪,客觀上都實施了一定程度的欺詐行為,二者區別的關鍵點是,行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貸款的目的。《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作座談會紀要》指出:“對于確有證據證明行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不具備貸款的條件,而采取了欺騙手段獲取貸款,案發時有能力履行還貸義務,或者案發時不能歸還貸款是因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因經營不善、被騙、市場風險等,不應以貸款詐騙罪定罪處罰。”

刑法意義上的“非法占有”,不僅是指行為人意圖使財物脫離相對人而非法實際控制和管領,而且意圖非法所有或者不法所有相對人的財物,為使用、收益、處分之表示。因此,不能單純以行為人用欺詐手段實際獲取了貸款或者貸款到期不能歸還,就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貸款目的,而應堅持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在對行為人貸款時的履約能力、取得貸款的手段、貸款的使用去向、貸款無法歸還的原因等方面及相關客觀事實進行綜合分析的基礎上,判斷行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貸款的目的,以準確界定是貸款欺詐行為還是貸款詐騙犯罪。

 


上一條: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23 保險詐騙的罪責 下一條:慈溪刑事律師:兩辦發布《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
澳门百老汇4001 成武县 太和县 博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