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務熱線:18606616560
< >

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十五 涂改存折再去取錢的案件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13日08:55:10 點擊次數:76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慈溪刑事律師陳亮牽連犯這個詞,大家可能比較陌生,它指的是:行為人實施一個犯罪,其手段行為或者結果行為又觸犯其他罪名的情況。今次介紹的涂改存折再去取錢就是這種犯罪。本文僅供參考

 

一. 案情簡介

 

王姓被告在某信用社存了130元錢,取過兩次,存折余額僅省5元。于是王姓被告將存折的5元涂改成10805元。還拿了這個涂改后的存折到信用社去取款,被發現抓獲。

當地法院認為:王姓被告以牟取不正當利益為目的,以真實的金融憑證為基礎,采取涂改存款余額的手段,改變金融憑證的內容,主觀上表現為故意,客觀上實施了存單余額涂改的行為,其行為構成變造金融票證罪。判決王姓被告犯變造金融票證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二. 該案涉及到二個問題

 

1. 牽連犯如何適用法律定罪處罰?

2. 在法定刑種及幅度均相同的情況下,如何比較法定刑的輕重?

 

三. 高法指導案例的認為

 

1. 對牽連犯的定罪處罰,刑法總則中沒有明確的原則規定,所以在司法實務中,通常采納刑法理論上“擇一重罪從重處罰”的原則,即選擇被告人行為所觸犯的法條中規定的法定刑較重的法條定罪從重處罰。本案中,王姓被告涂改存折的行為觸犯了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的規定,構成了變造金融票證罪;其又拿偽造的存折到銀行去騙取錢財,又觸犯了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構成金融憑證乍騙罪。地方法院就是按照“擇—重罪從重處罰”的原則宣判的。

然而,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二款已規定,使用偽造、變造的委托收款憑證、匯款憑證、存單等其他銀行結算憑證的,以金融憑證詐騙罪定罪處罰。這里所說的使用偽造、變造金融憑當然包括使用者本人偽造、變造金融憑證的情況在內。盡管偽造、變造的行為也可單獨構成偽造、變造金融票證罪,但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已從立法上排除了偽造、變造金融憑證的適用。因此,該案地方法院對王姓被告人以變造金融票證罪定罪,是錯誤的。只能以金融憑證詐騙罪定罪處罰,其詐騙不論既遂還是未遂,均不影響此罪的成立。

2. 刑法規定的法定刑種及其幅度都相同的情況下,可以通過法定刑適用方式的不同來比較法定刑的輕重。刑法分則對牽連犯的幾種特別規定,無論是按一罪定罪從重處罰,還是數罪并罰,都是根據國刑法罪刑相適應的原則,對牽連犯的處刑體現了一個“重”字。刑法明確規定對牽連犯按其一罪處罰的,這一罪的法定刑一般都比牽連觸犯的其他罪的法定刑要重。本案中涉及的偽造、金融票證罪和金融憑證詐騙罪,在刑法規定的法定刑種及其幅度上基本相同,但兩罪第一檔定刑中在附加刑適用方式上有所不同,前者規定為“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后者則只規定“并處”罰金,顯然,從法定刑來看,對后者的處罰要重于前者。因此,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二款關于使用偽、變造的委托收款憑證、匯款憑證、銀行存單等其他銀行結算憑證的,以金融憑證詐騙罪定罪處刑的這一特別規定、通過附加刑適用方式的區別,體現了對有關牽連犯從重處罰的立法意圖。

本案取自高法指導案例第71號(有刪節)


上一條: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十六 洗錢罪 下一條: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十四 邀會(糾會)案件
澳门百老汇4001 林西县 即墨市 崇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