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務熱線:18606616560
< >

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十四 邀會(糾會)案件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11日11:24:25 點擊次數:79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慈溪刑事律師陳亮邀會,寧波慈溪人稱糾會,是民間經濟互助會的一種形式。入會者按期交款,分期輪流收會(錢)。這個糾會如果僅在親友好友間進行,法律上并不認為是非法行為但如果針對不特定的人進行構成違法。今次介紹的以案釋法之十四邀會案件,就是以高額利息回報為誘餌來糾會,觸犯了刑法的案子。

 

一. 案情簡介

 

高姓被告是會首,以高額尾息為誘餌,先后“邀會”41組,會款高達幾千萬元。又將這些會款的大部分用于放會營利(投入另一個會),結果炸會(失敗),最后欠會民177萬無法歸還,導致多人會員自殺,造成了嚴重危害后果。

當地中院認為,高姓被告行為已構成集資詐騙罪,且集資詐騙數額特別大,情節特別嚴重。判處高姓被告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財產十萬元;追繳非法所得181萬(一審)。

高姓被告上訴,被當地高院駁回,維持原判(二審)。

該案宣判的是死刑,必須經最高法院核準。

最高法院復核認為:二審裁定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審判程序合法。但適用法律不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第1款第64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壞金融秩序犯罪的決定》第七條第1款的規定,重新判決如下:撤銷當地中院刑事判決和當地高院刑事裁定;高姓被告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四十五萬元;對高姓被告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所得予以追繳,返還給被害人。

 

二. 該案涉及到一個主要問題

 

該案邀會、放會的非法集資行為如何定性?

一種意見認為:高姓被告的“邀會”行為,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至“炸會”時已實際非法占有他人會款177萬余元,數額特別巨大,應定集資詐騙罪;

另一種意見認為,以“經濟互助會”的形式非法集資,其行為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構成特征,應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三. 法院重判的理由

 

(一). 該案不能定性為集資詐騙罪,因為高姓被告的行為不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而是以非法營利為目的。刑法認定非法占有以下4種情形:

1. 攜帶集資款逃跑的;

2. 揮霍集資款,致使集資款無法返還;

3. 使用集資款進行違法犯罪活動,致使集資款無法返還的;

4. 具有其他欺詐行為,拒不返還集資款,或者致使集資款無法返還的。

本案中,高姓被告不具有上述情形。其所欠會員177萬余元集資款無法返還的主要原因,是利用“邀會”來的會款去“上會”營利,案發時,“上會”欠其會款136萬余元,構成一種連環的非法債權債務關系,并非是其主觀上有非法占有他人會款拒不返還的目的。

高姓被告在非法集資的過程中,也沒有使用詐騙的方法。對于會民來講,對于“經濟互助會”的運作方式都是心知肚明的,因此,高姓被告并沒有虛構事實和隱瞞真相。

本案出現的嚴重后果,不僅僅是高姓被告自身的原因,會民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上會”,當地政府及有關部門監管不力也是重要原因。本案造成的嚴重后果不能成為案件定性的事實因素,而只能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二). 本案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客觀特征。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非法向社會公眾吸收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是指行為人完全仿照銀行吸收存款的辦法,以確定的存款期限、利率,面向社會公眾吸收存款。“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是指行為人為回避以“存款”的形式吸收公眾資金引起的麻煩,避免受到追究,在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或者國務院批準的情況下,擅自開辦所謂的“基金”或者“基金會”,如“職工互助基金會”、“個體勞動者基金會”、“老齡基金會”等,再以此名義“合法”地吸收公眾資金以開展活動。本案中高姓被告作為會首,以“經濟互助會”的形式非法集資的行為正是“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的典型方式。

 

本案取自高法指導案例第56號(有刪節)


上一條: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十五 涂改存折再去取錢的案件 下一條:慈溪刑事律師:以案釋法之十三 購買、持有、使用假幣的罪責
澳门百老汇4001 长寿区 兴安县 宕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