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務熱線:18606616560
< >

慈溪刑事律師:民營企業家關注--保護民營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典型案例介紹之八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04日07:36:42 點擊次數:145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慈溪刑事律師陳亮: 準確認定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的性質,嚴格掌握入刑標準,依法平等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必將促進民營經濟的進一步穩健發展。今天起,陸續介紹依法平等保護民營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十大典型案例。之八是: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訴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情簡介】


  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淘寶公司)系淘寶網運營商。淘寶公司開發的“生意參謀”數據產品(以下簡稱涉案數據產品)能夠為淘寶、天貓店鋪商家提供大數據分析參考,幫助商家實時掌握相關類目商品的市場行情變化,改善經營水平。涉案數據產品的數據內容是淘寶公司在收集網絡用戶瀏覽、搜索、收藏、加購、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所產生的巨量原始數據基礎上,通過特定算法深度分析過濾、提煉整合而成的,以趨勢圖、排行榜、占比圖等圖形呈現的指數型、統計型、預測型衍生數據。
  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景公司)系“咕咕互助平臺”的運營商,其以提供遠程登錄已訂購涉案數據產品用戶電腦技術服務的方式,招攬、組織、幫助他人獲取涉案數據產品中的數據內容,從中牟利。淘寶公司認為,其對數據產品中的原始數據與衍生數據享有財產權,被訴行為惡意破壞其商業模式,構成不正當競爭。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美景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500萬元。
  杭州鐵路運輸法院經審理認為:1.關于淘寶公司收集并使用網絡用戶信息的行為是否正當。涉案數據產品所涉網絡用戶信息主要表現為網絡用戶瀏覽、搜索、收藏、加購、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以及由行為痕跡信息推測所得出的行為人的性別、職業、所在區域、個人偏好等標簽信息。這些行為痕跡信息與標簽信息并不具備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自然人個人身份的可能性,故不屬于《網絡安全法》規定的網絡用戶個人信息,而屬于網絡用戶非個人信息。但是,由于網絡用戶行為痕跡信息包含有涉及用戶個人偏好或商戶經營秘密等敏感信息,因部分網絡用戶在網絡上留有個人身份信息,其敏感信息容易與特定主體發生對應聯系,會暴露其個人隱私或經營秘密。因此,對于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網絡用戶行為痕跡信息,除未留有個人信息的網絡用戶所提供的以及網絡用戶已自行公開披露的信息之外,應比照《網絡安全法》關于網絡用戶個人信息保護的相應規定予以規制。經審查,淘寶隱私權政策所宣示的用戶信息收集、使用規則在形式上符合“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要求,涉案數據產品中可能涉及的用戶信息種類均在淘寶隱私權政策已宣示的信息收集、使用范圍之內。故淘寶公司收集、使用網絡用戶信息,開發涉案數據產品的行為符合網絡用戶信息安全保護的要求,具有正當性。2.關于淘寶公司對于涉案數據產品是否享有法定權益。首先,單個網上行為痕跡信息的經濟價值十分有限,在無法律規定或合同特別約定的情況下,網絡用戶對此尚無獨立的財產權或財產性權益可言。網絡原始數據的內容未脫離原網絡用戶信息范圍,故網絡運營者對于此類數據應受制于網絡用戶對其所提供的用戶信息的控制,不能享有獨立的權利,網絡運營者只能依其與網絡用戶的約定享有對網絡原始數據的使用權。但網絡數據產品不同于網絡原始數據,數據內容經過網絡運營者大量的智力勞動成果投入,通過深度開發與系統整合,最終呈現給消費者的是與網絡用戶信息、網絡原始數據無直接對應關系的獨立的衍生數據,可以為運營者所實際控制和使用,并帶來經濟利益。網絡運營者對于其開發的數據產品享有獨立的財產性權益。3.關于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美景公司未經授權亦未付出新的勞動創造,直接將涉案數據產品作為自己獲取商業利益的工具,明顯有悖公認的商業道德,如不加禁止將挫傷數據產品開發者的創造積極性,阻礙數據產業的發展,進而影響到廣大消費者福祉的改善。被訴行為實質性替代了涉案數據產品,破壞了淘寶公司的商業模式與競爭優勢,已構成不正當競爭。根據美景公司公布的相關統計數據估算,其在本案中的侵權獲利已超過200萬元。
  綜上,該院于2018年8月16日判決:美景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淘寶公司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200萬元。一審宣判后,美景公司不服,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遂于2018年12月18日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是首例涉及大數據產品權益保護的新類型不正當競爭案件。當前,大數據產業已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一個蓬勃興起的新產業,但涉及數據權益的立法付諸闕如,相關主體的權利義務處于不確定狀態。 本案判決確認平臺運營者對其收集的原始數據有權依照其與網絡用戶的約定進行使用,對其研發的大數據產品享有獨立的財產性權益,并妥善運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原則性條款對擅自利用他人大數據產品內容的行為予以規制,依法保護了研發者對大數據產品所享有的競爭優勢和商業利益,也為大數據產業的發展營造了公平有序的競爭環境。

資料來源;:最高法

更多相關文章參閱http://www.cllswz.com/

上一條:慈溪刑事律師:民營企業家關注--保護民營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典型案例介紹之九 下一條:慈溪刑事律師:民營企業家關注--保護民營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典型案例介紹之七
澳门百老汇4001 盐源县 邹城市 福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