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務熱線:18606616560
< >

慈溪刑事律師:2019年生態環境保護典型案例介紹之七

更新時間:2019年07月24日13:46:06 點擊次數:127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慈溪刑事律師陳亮 2019年生態環境保護典型案例介紹之七是: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本案的判決宣示,不能僅以水體具備自凈能力為由主張污染物尚未對水體造成損害以及無需再行修復,水的環境容量是有限的,污染物的排放必然會損害水體、水生物、河床甚至是河岸土壤等生態環境,根據損害擔責原則,污染者應當賠償環境修復費用和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


  【基本案情】


  2014年4至5月間,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德公司)營銷部經理楊峰分三次將海德公司生產過程中產生的102.44噸廢堿液,以每噸1300元的價格交給沒有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李宏生等人處置,李宏生等人又以每噸500元、600元不等的價格轉交給無資質的孫志才、丁衛東等人。上述廢堿液未經處置,排入長江水系,嚴重污染環境。其中,排入長江的20噸廢堿液,導致江蘇省靖江市城區集中式引用水源中斷取水40多個小時;排入新通揚運河的53.34噸廢堿液,導致江蘇省興化市城區集中式飲水源中斷取水超過14個小時。靖江市、興化市有關部門分別采取了應急處置措施。楊峰、李宏生等人均構成污染環境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經評估,三次水污染事件共造成環境損害1731.26萬元。


  【裁判結果】


  江蘇省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海德公司作為化工企業,對其生產經營中產生的危險廢物負有法定防治責任,其營銷部負責人楊峰違法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系職務行為,應由海德公司對此造成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案涉長江靖江段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系經江蘇省環境科學學會依法評估得出;新通揚運河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系經類比得出,亦經出庭專家輔助人認可。海德公司污染行為必然對兩地及下游生態環境服務功能造成巨大損失,江蘇省人民政府主張以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的50%計算,具有合理性。江蘇省人民政府原訴訟請求所主張數額明顯偏低,經釋明后予以增加,應予支持。水體自凈作用只是水體中污染物向下游的流動中濃度自然降低,不能因此否認污染物對水體已經造成的損害,不足以構成無需再行修復的抗辯。一審法院判決海德公司賠償環境修復費用3637.90萬元、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1818.95萬元、評估鑒定費26萬元,上述費用合計5482.85萬元,支付至泰州市環境公益訴訟資金賬戶。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在維持一審判決的基礎上,判決海德公司可在提供有效擔保后分期履行賠償款支付義務。


  【典型意義】


  本案是《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方案》探索確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后,人民法院最早受理的省級人民政府訴企業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之一。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目前沿江化工企業分布密集,違規排放問題突出,已經成為威脅流域生態系統安全的重大隱患。加強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司法保障,要著重做好水污染防治案件的審理,充分運用司法手段修復受損生態環境,推動長江流域生態環境質量不斷改善,助力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本案判決明確宣示,不能僅以水體具備自凈能力為由主張污染物尚未對水體造成損害以及無需再行修復,水的環境容量是有限的,污染物的排放必然會損害水體、水生物、河床甚至是河岸土壤等生態環境,根據損害擔責原則,污染者應當賠償環境修復費用和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本案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陪審員法》施行后,由七人制合議庭審理的案件,四位人民陪審員在案件審理中依法對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問題充分發表了意見,強化了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的公眾參與和社會監督,進一步提升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裁判結果的公信力。

 

資料來源;:最高法

更多相關文章參閱http://www.cllswz.com/

上一條:慈溪刑事律師:2019年生態環境保護典型案例介紹之八 下一條:慈溪刑事律師:2019年生態環境保護典型案例介紹之六
澳门百老汇4001 保亭 和林格尔县 玉屏